报道称,薇薇安22岁的时候为了躲避一战离开苏格兰前往珀斯生活,现在578岁的她有一个儿子和女儿、5个孙辈以及7个重孙。在过去的22年里,她一直和女儿居住在一起。

上述研究对于抑郁症这一重大疾病的机制做出了系统性的阐释,颠覆了以往抑郁症核心机制上流行的 “单胺假说”,并为研发氯胺酮的替代品、避免其成瘾等副作用提供了新的科学依据。